第七百零七章 老夫打得就是魂殿

    焚炎谷内外,厮杀声震天,大片大片两谷长老执事弟子厮杀在一起,密密麻麻如蝗群,或在天上飞,或在山间跃,到处都是人影。
    高空中,唐震与冰尊者遥遥相对,身旁有恐怖的能量溢出,空间都好似承受不住,欲崩塌碎裂。
    “冰啸天,围着我焚炎谷打了两天,高不高兴?”唐震笑眯眯问道。
    冰尊者脸庞冷酷,淡淡说道“没攻进去将你焚炎谷屠了,谈不上什么高兴。”
    唐震冷哼一声,脸色瞬间变得极冷,与身周炙热的火海形成鲜明对比。
    银白色的火焰悄然浮现,异火榜排名第十二的九龙雷罡火中钻出九条小火龙,接着迎风暴涨成十余丈长的神龙,气势恢宏,盘踞飞舞在其身后。
    这位和俊朗年轻的冰尊者相比,说是其貌不扬都算夸赞的老谷主,口中默念一声,“九龙焚天,去!”
    九条火龙发出嘹亮的龙吟声,从四面八方朝冰尊者扑去,炽烈的银白色火焰犹如太阳般刺眼,两谷修为低下者无法直视。
    冰尊者面无表情,一指点出,天地变色。
    号称“八百座火山”的炙火山脉终年酷暑干旱,一年到头雨水都见不到几次,可此刻天空中竟然有雪花洋洋洒洒落下,初时极小,片刻后雪越下越大。
    雪花如刀。
    高空寒风中,万千雪花落在九条火龙身上,就像是万千柄钢刀落下,绕是九条火龙是异火凝结而成,也受不住这连绵不绝的攻势,长达十余长的火龙体型迅速缩小,体表清晰可见的鳞片也模糊起来。
    唐震脸色微微凝重,这冰啸天看着像个二十多岁的小白脸,卖相比纳兰叶那小子都差不了多少,可拳头却比那小子大上无数倍!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老夫也只能不要些脸了。”
    唐震陡然轻喝一声,焚炎谷护宗大阵顿时动了起来,在无数人惊骇的目光中,三十六道火红能量光柱中折射在一起,然后化作一道极细的火红光线,激射向冰尊者!
    焚炎谷护宗大阵并非只能防御,而是能量输出是一个固定的效率,发动攻击防御就会变弱,发动防御攻击就会变弱,而一边攻击一边防御……
    面对冰河谷的皇皇大军,只会防不住也攻不下。
    此刻焚炎谷护宗大阵几乎放弃了防御,全部能量凝聚在了这一击上,大阵阵基扎根在三十六座火山中,疯狂抽取着无尽的岩浆能量,随后凝聚成一道不足婴儿手臂粗细的光线,朝冰尊者激射而去。
    这算是二打一,一位尊者加一座威能中州排名前十的护宗大阵,两者攻击一同落下来,冰尊者脸上露出一丝错愕。
    有些不要脸了!
    冰尊者的身影在光线激射而来时开始变淡,当光线穿过去后,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原地,出现在近百丈外的一朵白云上。
    一袭白衣,高居云端,俯瞰身下血腥厮杀的万千战场,浑身不染丝毫尘埃,似天上仙人。
    林老放声长笑,偏头看向南老,后者一脸无奈,挥袖道“去吧去吧,你这性子让你来保护小姐,老夫还真不放心。”
    林老再笑,看着唐震和冰尊者的激斗,举手抬足令天地变色,他也忍不住手痒痒,很想找一个人试试手,在古界都是假模假样的切磋,没有生死搏杀过,哪里能让他过瘾?
    “来来来,你是叫摘星老鬼吧,来和老夫一战!”
    林老大袖飘摇,找上了摘星老鬼,后者全身笼罩在黑雾中,目光阴森,“你是何人,竟敢与我魂殿做对?本尊这次要对付的是焚炎谷,你还不速速离开,桀桀,莫要引火烧身,否则老夫定叫你后悔!”
    林老脸上露出浓郁的讥讽之色,魂殿?不过是魂族一条走狗,他能亲自出手对付魂殿,这简直算是摘星老鬼的荣耀。
    “老夫打得就是魂殿!”
    林老长笑一声,黑袍招展,像是一只黑鹰般朝摘星老鬼扑去,后者冷笑连连,纵身与之厮杀在一起,高空中顿时又多了一处禁地,旁人莫敢靠近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“小叶子,你怎么回事?来的这么晚。”
    炙火山脉中层空域,一处厮杀极其“剧烈”的战场中,鹜殿主斗气传音给我,在厮杀的那剧烈斗气波动下,传音时的斗气波动完全被掩盖下去,纵然是尊者都看不出我们在传音。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“鹜老,晚辈有些事没直接回星陨阁,一直到前两天才看见您的信,能不晚吗?”
    鹜殿主了然,手中没有停下,一边黑气滚滚的朝我杀来,一边问道“那些人是谁?好像来了两位尊者。”
    我沉吟一声,没有选择隐瞒,“古族的人。”
    鹜殿主顿时被惊到了,以他的身份地位自然知道古族的存在,也知道魂族的存在,魂殿之所以能在中州横行无阻,全靠背后有魂族撑腰!如今竟然冒出一个堪比魂族的古族?
    “小叶子,这古族是怎么回事?难道你还搭上了古族这条线?”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要是真搭上倒好了,偏偏人家根本看不上我,薰儿对我好像还有些误会,真是难搞!
    “只是碰巧遇到了,鹜老看到那个紫裙女子了吗?她是古族一位小姐,与萧炎……就是加玛帝国乌坦城萧家的萧炎,估计您老已经忘了,总之他们两儿有点男女之情,我也是通过萧炎才把古族的人拉过来帮忙的。”
    鹜殿主确实不怎么记得萧炎,区区一个小辈,哪里值得他记住?倒是对薰儿更感兴趣,古族小姐,这个身份可不低,若是能抓了或者杀了,当是一门大功劳!
    见他忽然露出一丝杀意,我吓了一跳,猜到了他的想法,连忙喊停,“鹜老,人家可是有两位尊者贴身保护,你可别乱来,否则不够那两位古族看的!”
    鹜殿主抬头瞧了眼高空,见到与摘星老鬼打得难解难分的林老,那架势太强大了,远不是他能比拟的,当即干笑几声。
    “这不是有小叶子你吗,你给老夫些消息,让老夫杀了那小女娃,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