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零八章 暗算

    焚炎谷内外喊杀声震天,所有人都在拼命厮杀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然而就是在这样腥风血雨的战场中,却有一处角落格外奇怪。
    一位手提黑色大铁尺的黑衣黑发青年,与一位白衣白发老者撕打在一块,而就在这处打得颇为激烈的战场一旁,却有一位紫裙女子静静侍立,空灵清澈的星眸一眨不眨的紧随黑衣黑发青年来回移动,也不嫌脖子酸。
    然后,在这位紫裙女子身后不远处,有一位黑袍尊者凌空而立,双手缩在大袖中,默默守护着这一袭紫裙。
    再然后,更远处又有一位紫黑袍服男子咬牙切齿,“该死该死该死,区区一个一星斗宗的下贱种,竟然劳烦小姐亲自守护?真是没用的废物啊,我一定要杀了你!”
    翎泉看着两谷对战,血雨不断洒落的战场,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笑容,忽然发现来焚炎谷也没什么不好的,这里很混乱,很适合杀人,只要做的隐蔽一点,小姐根本不可能发现。
    只是小姐一直守在那下贱种身边,根本没机会动手,翎泉脸上满是阴鸷。
    薰儿飞在萧炎不远处,静静看着他和那位冰河谷三星斗宗激战,萧炎战斗经验丰富,此刻手持玄重尺,身形敏捷,与那冰河谷长老周旋着,不落下风。
    “萧炎哥哥真厉害,能在斗宗境界越两星而战,对没有斗帝血脉的斗者来说太难了!”
    薰儿美目流转,淡淡微笑看着萧炎,这笑容令偶然飞到这角落的两谷弟子都看呆了,然后冰河谷那边的人就会连反应都来不及,就被南老一巴掌随意拍死,没有任何人能打扰到她。
    剧烈的割裂感从薰儿身上传来,她明明身处这方血腥战场,可却又像是超脱这方战场,没有任何人能碰到她,任何人的受伤死亡也无法牵动她的心,好似某个黑衣黑发青年若不在,她随时会飞回九天之上。
    “纳兰叶……”
    薰儿嘀咕一声,偏头远远看着那处打斗极为剧烈的战场,那位魂殿七星斗宗战力极其强大,随手一招都是声势浩大,黑雾弥漫间,纳兰叶就像是狂风骤雨中的一只小虫,随时可能死去。
    “呵呵,没有能力还敢逞强,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修为,就敢和七星斗宗对战?”
    薰儿冷冷讥讽了句,却像是没有察觉,萧炎与那冰河谷三星斗宗差了两星修为,纳兰叶和魂殿七星斗宗也是差了两星修为……
    明明差距一样,怎么萧炎是勇敢厉害,纳兰叶就成了不知死活?
    薰儿远远看着那处战场,双手自然垂落,忽然,她双眼一亮,宛如凝脂般的玉手悄无声息掐出一道奇异法诀,有一股奇异力量传播而出。
    南老似乎察觉到什么,挑眉看了看没有任何痕迹的空中,然后继续专心保护那袭紫裙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听到鹜殿主这话,我整个人都懵了,不是,你怎么老想着去杀薰儿?她只是一个女孩子啊!
    我不可能同意这个想法,虽然薰儿对我也有些怀疑,但她是我和古族沟通的唯一桥梁,一旦薰儿死去,高高在上的古族谁愿意理会我一个外界蝼蚁?
    无法和古族建立联系,这绝对是一个大失败,要知道远古八族中,魂族强势无比,像药族、灵族、石族之类的早已经式微,根本不是魂族对手,唯有古族能勉强与魂族这个庞然大物相抗衡!
    “鹜老,薰儿只是一个小辈,杀了她也没什么用,再者,那么可爱的女孩子,你舍得下手吗?”
    我咕囔了几句,忽然想起什么,笑道“对了,鹜老,上次我攻破亡魂地殿后,搜刮到了不少好东西,其中有一些魂殿之人专用的丹药、武器、斗技、秘法,现在我拿给你?”
    “难道你对那个小女娃有意思?”
    鹜殿主见我维护薰儿,忍不住调笑道,不过那小女娃确实美丽,一袭紫裙飘飘,宛如九天仙女降世,他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,连我身边跟着的白裙小医仙也略差一筹。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不知如何回应,干脆闭口不言,灵魂力量探入怀中一枚纳戒中,开始查探从亡魂殿内搜刮来的东西……这些东西我都还没来得及一一看过。
    纳戒中,宝物种类繁多,大部分都是斗者能够通用的资源,但也有些东西散发着阴森诡异气息,一看就是魂殿之人专用的,其他人若是敢胡乱动用,恐遭反噬!
    “鹜老,替我遮掩一二。”
    鹜殿主点点头,桀桀怪笑起来,“小辈,受死吧!”大手一挥,身周浓郁黑雾凝结成一道锥刺,朝我激射而来,破空声阵阵。
    我刚欲闪身躲开,忽然,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降临在我身上,将我禁锢,整个人的动作一滞,已经来不及躲开,直接被鹜护法这一招给击中!
    “嘭!”
    胸前遭受重击,我脸色瞬间变得极为苍白,一口鲜血喷出,整个人倒飞出去,胸前传来一阵剧痛,估计肋骨断了一两根!
    “纳兰叶!”
    远处被一名冰河谷长老缠上的小医仙一直在关注我,此刻见我被打伤,小脸瞬间一白,娇喝声中将身前缠着的冰河谷长老逼退,转身朝我飞驰而来。
    那股神秘力量已经消失,转瞬即逝,若不是胸前的疼痛在提醒我确实受了伤,我都以为那是幻觉!
    任何斗技、秘法都有迹可循,可刚才那股禁锢我的神秘力量,我竟然没有察觉出丝毫信息,它是从哪里过来的?左边还是右边?又是谁发出的攻击?冰河谷还是魂殿?
    那股神秘力量就像是凭空出现在我身上,我无法溯源,无法知道是谁攻击的我!
    不安的向四周看去,前后左右,天上地下到处都是人影,到处都是喊杀声和打斗声,我一个个看去,却根本找不出是哪个王八蛋偷袭的我!
    小医仙神情焦急的朝我飞来,然而来不及了,我胸前那道椎刺骤然炸开,化作无数浓郁黑雾将我笼罩在内,整个视野一暗,将我和小医仙隔绝开来。
    薰儿守在萧炎不远处,脸上的笑容极为娇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