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零九章 排除法

    “纳兰叶!”
    小医仙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黑雾迷团,没有丝毫犹豫,直接义无反顾冲了进来!
    这是魂殿之人的手段,进入黑雾中一定会受到各种削弱和压制,比如视野受阻,比如斗气运转不灵,比如境界被压制……种种不利,最后可能会死在黑雾中,但这又如何?
    小医仙冲了进来,就像是逆流而上的小鱼,逆着黑雾飞到我身旁,双手紧紧将我抱在怀中,一双大眼睛在黑雾中极为明亮,就像是晚上的星星。
    “纳兰叶,你受伤重不重?”
    伴随着询问声,一颗疗伤丹药温柔的递到了我嘴边,药香气颇为熟悉,还是熟悉的配方啊……
    我受伤确实不轻,主要是那股突如其来的神秘力量的禁锢,让我没有闪避和防御开来,硬生生挨了那一击。
    张口嘴巴将小医仙手中的丹药吃下,嘴巴与小医仙的手掌相触,舌头轻轻舔过小医仙温热的手心,带有几丝咸味,是她因为我紧张得手心出汗。
    小医仙一手抱着我,警惕的看着这团黑雾,里面还隐藏着一位魂殿强者,足足七星斗宗修为,她不敢有丝毫大意。
    “纳兰叶,我们快离开黑雾!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“被击中了……”
    身处战场,却更像是局外人的薰儿微微偏头看向远处那团忽然出现的庞大黑雾,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。
    纳兰叶受伤了,她亲眼看到他吐血了,现在又被笼罩在那团巨大黑雾中,虽然小医仙毫不犹豫冲了进去,微微出乎她的意料,但那个魂殿七星斗宗应该足够杀死纳兰叶吧?
    薰儿微笑着,身后南老默默保护着她,身前萧炎大吼一声,召唤出一朵青色异火,还在与那位冰河谷三星斗宗激战,薰儿将目光移了回去,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萧炎哥哥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……
    鹜殿主有些懵,不明白那小子为什么没有躲开?只是遮挡一二,有必要正面硬挨他一招吗?
    为了掩人耳目,别被摘星老鬼和康煞看出什么不对劲,他刚才那一招可没有手下留情,硬挨下来估计那小子已经受了不轻的伤,都吐血了!
    “这小子搞什么鬼?!”
    鹜殿主骂骂咧咧一声,没好气的钻进这团巨大黑雾中,他在黑雾中没有任何阻碍,直奔我这边而来。
    小医仙第一时间察觉到不对劲,想带着我飞出这团黑雾,然而这黑雾有些奇怪,她的灵魂力量被压制在体内,似乎迷失了方向,一直在黑雾中绕弯打转,飞不出去。
    此刻感应到有人飞过来,知道是魂殿那个七星斗宗,俏脸上一阵焦急,我受了伤,她只有四星斗宗修为,根本不是那魂殿七星斗宗的对手!
    松开拉着我的手,小医仙将我往身后退去,银牙轻咬嘴唇,小声说道“纳兰叶,你先出去,我来挡着他。”
    我被小医仙这生离死别搞得有些懵,半晌才答应过来,好像……我还没和小医仙说过鹜殿主的事情?
    我笑出声来,伸手轻轻握住小医仙的柔荑,“小医仙,没事的,自己人。”
    此时,鹜殿主已经飞到近前,能隐约看见他的身形,我给小医仙介绍道“这位是鹜老,是魂殿一位分殿殿主,也是我很尊重的一位前辈。”
    小医仙微微一愣,接着很快反应过来,她知道我和魂殿有联系,没想到就是眼前这人?难怪当时我第一个冲出来,而且直奔这七星斗宗……
    知道没有危险后,小医仙松了口气,微微莞尔朝鹜殿主欠身,“见过鹜老。”
    鹜殿主微微皱眉,“小叶子,老夫和你的事情怎么能随便乱说出去?”
    这种勾结外人,泄露消息的事情一旦暴露,魂殿不会放过他的,有时候想起来他自己都有些后怕,不明白怎么就被我拉下水了?明明最初只是将药尘的关押地点告诉了我的。
    “鹜老,小医仙怎么会是外人?她是我的人,她之前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,还愿意冲进黑雾中来救我,绝不会对我不利的,鹜老你就放心吧!”
    鹜老得到我的保证,脸上还是有些勉强,但没再对小医仙起杀心,勉强接纳了小医仙,转而呵斥道“你刚才是怎么回事,怎么没有躲开?”
    “我也想躲开啊!”
    我一阵苦笑,将刚才的情况与鹜老说了遍,还有大致的推理和猜测,鹜老听完大吃一惊,刚才那看似寻常的情况里竟然还有这等隐秘?
    他堂堂七星斗宗都没有察觉到不对劲,都没有察觉到那股神秘力量,实在太可怕了,出手的人究竟实力有多高?!
    “难道是冰啸天或者摘星老鬼对你出手了?”
    鹜殿主猜测道,然而很快就推翻了这个猜测,冰啸天和摘星老鬼如今都陷入激战,正与两位尊者打得热闹,怎么可能忽然对我一个五星斗宗出手?
    而且就算真对我出手,也用不着这样偷偷摸摸,直接狂暴一击落下来,以我五星斗宗的修为根本挡不住尊者一击!
    “此人偷偷摸摸出手,连老夫近在咫尺都没有察觉,落在其他人眼中也肯定是你小子不敌老夫,这才被老夫打伤,甚至是被老夫击杀……此人想要你死!”
    听着鹜老缓缓推断而来,我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阴沉,有人想杀我,而且是悄无声息的杀我——会是谁干的?
    这里只有五方势力,我,魂殿,冰河谷,焚炎谷,古族!
    诚如鹜老所说,魂殿、冰河谷要杀我根本用不着这样偷偷摸摸,而我来救焚炎谷,也不至于有人要杀我,那么答案好像呼之欲出了……
    “翎泉?”
    我想起了那个紫黑袍服男子,我和他第一次见面就打了一架,我差点将他击杀,之后在星陨阁也有些小冲突,会是他动的手吗?
    “该死的,翎泉你一个死跑龙套,也敢在背后下黑手搞我?!”
    我气得咬牙切齿,要不是我和鹜老有联系,若是把鹜老换成康煞,说不定我真就被一波带走了,连带着小医仙一起。
    一路多少大风大浪都走过来了,结果今日差点栽在一个死跑龙套手中……真是找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