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章 两个宁可

    “翎泉?”
    鹜老眉头皱起,“是那两个古族尊者之一吗?”
    我摇摇头,将翎泉的情况大致说了遍,一脸忿忿,鹜老听完却觉得奇怪,只是一个五星斗宗的古族小辈,哪怕能爆发出七星斗宗战力,还能施展出这等招数?
    我冷笑道“鹜老,这种手段不求修为有多高,要求的是秘法足够精妙,古族大族也,传承久远,族中秘法繁多,翎泉能学习一门这等精妙秘法不足为奇。”
    鹜老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,奇怪道“就不能是那两位古族尊者出手吗?老夫觉得是他们出手的可能性更高,一个五星斗宗,哪怕是出身古族也不可能让老夫都察觉不到。”
    我哑然失笑,鹜老不清楚这其中的门道,说出这种行外话也不足为奇,我和那两位古族黑袍尊者又没什么私仇,他们两人要是对我出手,除非有……
    薰儿的命令?!
    我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,眉头皱了皱,细细思索起这个可能来,可能是薰儿吗?
    我和她在最初就认识了,那时候纳兰嫣然和萧炎刚退婚,我和萧媚儿刚订婚,我还陪萧炎、薰儿一起在乌坦城逛街,细细数来,这竟然已经是快十年前的事情!
    十年来,我和薰儿的关系不温不火,谈不上多好,但也从来没有产生过矛盾,除了凌影那个没有丝毫证据的污蔑外,薰儿并没有理由杀我……
    “想到了什么?”
    鹜老见我忽然陷入思索状,片刻后,忍不住出声询问,“小叶子,你和古族倒底是怎么回事?该不会惹到他们了吧,你要小心些啊,要不干脆来我魂殿算了。”
    我眉头紧蹙,微微摇头后看向小医仙,语气低沉,“小医仙,你觉得刚才会是萧熏儿对我出手的吗?”
    小医仙微微错愕,在我身边时她已经习惯了不用思考,许多事情我都会考虑好,她只需要乖乖跟在我身边看着我做就好。
    此刻面对我少见的询问,小医仙知道我是陷入了难题,两道柳眉紧紧皱起,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。
    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我身处局中,未必有小医仙看得清楚,何况小医仙本就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儿,只是一直默默跟在我身边,甘做陪衬,为我收敛起自己的光芒。
    茫茫黑雾中光线昏暗,阴森而诡异,虽然知道不会有什么危险,但待久了还是有些不舒服,就在我想着要不要弄出一点动静时,小医仙终于开口了。
    “萧熏儿要杀你,至少有两个理由。”
    两个?!
    小医仙一开口就吓到我了,在我看来,萧熏儿要杀我顶多只有半个理由,怎么在她看来却有两个理由?这就是女人吗?爱了爱了……
    “萧熏儿不在意你,只在意萧炎,所以萧熏儿若要杀你,只会因为萧炎。”
    小医仙瞥了眼阴森森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鹜殿主,解释道“纳兰叶你和鹜老有联系,凌影虽然没有证据,但萧熏儿只在意萧炎,不在意你。”
    “所谓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宁可错杀千人,不可放过一个……薰儿为了确保萧炎的安全,很可能对你下手!”
    我听懵了,宁可错杀千人,不可放过一个?薰儿在我眼中一直是个善良、温柔的女孩儿,从没有做过什么坏事,会做这等奸雄之事?
    “那个,我和薰儿可是认识了快十年,就因为凌影几句捕风捉影、毫无证据的话,薰儿就会对我这个老朋友下杀手?”我难以置信。
    小医仙目光淡然,“我和萧炎也认识了很多年……如果他对你不利,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。”
    咕哝!
    我吞了一口口水,小医仙这句话比任何证据都更有用,看来我还是不了解女人,我就不该用自己的思维去揣摩这群女人在想些什么!
    “那另一个理由呢?”
    “萧炎和纳兰嫣然结婚了。”
    小医仙的语调还是那么平淡,好似说出杀了萧炎的话根本微不足道,不值得有什么内疚,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眸紧紧看着我,里面好似蕴含着许多难以诉说的东西。
    “萧炎如果将这件事情和萧熏儿说了,萧熏儿可能会很生气,你作为纳兰嫣然的弟弟,她很可能会迁怒于你,甚至……”
    想到这里,小医仙自己先把自己吓了一跳,脸色忽然变得极为苍白,我焦急道“甚至会怎么样?”
    小医仙深吸口气,很用力的将心中的不安和惊慌压下去,声音微颤的说道“甚至,你不是独例,萧熏儿已经派人暗中前往纳兰帝国,将纳兰嫣然,还有纳兰家族所有人斩尽杀绝!”
    “不会吧,薰儿她,她不至于做的这么狠吧?”
    我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,薰儿以前可是接受了彩鳞的存在,没有对彩鳞喊打喊杀,她不至于容不下纳兰嫣然吧?
    可纳兰嫣然和彩鳞又有些不同,和彩鳞比起来,薰儿和萧炎才是一对,薰儿和萧炎是青梅竹马,薰儿是正宫,彩鳞不过是第三者。
    可和纳兰嫣然比起来,萧炎与纳兰嫣然指腹为婚,薰儿纵然与萧炎青梅竹马,也比不过纳兰嫣然,只是一个插足两人感情的小三……
    薰儿身为正宫,可以容忍下彩鳞这个第三者,可当她自己身为小三时,还容得下纳兰嫣然这位正宫吗?
    一股难以言说的恐惧从心底深处涌上,压得我喘不过气,嫣然姐,老爷子,还有我的便宜父母,笋儿那个小丫头,一个个鲜活的身影在我眼前浮现,接着陡然蒙上一层血光,洁白的纳兰皇宫中尸横遍野……
    他们都要倒在古族的屠刀下?!
    “该死该死该死!”
    我低声咒骂起来,无法接受这件事情,我来到这里已经近十年时间,对纳兰家族的接受也极高,是真的将他们当做家人看待,绝对不允许他们被萧熏儿屠杀……
    尤其是我自己也在屠杀名单上!
    小医仙脸色微变,暗暗责怪自己没事多什么嘴,上前紧紧握住我的手,轻声安慰道“纳兰叶,这只是我的猜测,你不要当真,或许事情根本不是这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