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二章 五星斗宗

    厄难毒体,可以通过吞服毒药来增强修为,或者说,厄难毒体天生就拥有极为强大的力量,只是这股力量潜藏了起来,需要“毒药”这把钥匙来开启这股潜藏的力量!
    而“毒药”的毒性剧烈程度则关乎开启的力量的多少,毒性小的毒药只能开启很小的一部分力量,毒性剧烈的毒药则能开启较大的一部分力量。
    小医仙咽了口口水,粉嫩的舌头轻轻舔过嘴唇,面带红晕,一脸渴望的看着我手中的玉瓶,“纳兰叶,我要!”
    我偏头看向鹜殿主,有些不好意思,“鹜老,这枚丹药你看能不能……”
    “桀桀,这丹药本来就是你的,既然这小女娃用得到,就给她吧。”鹜殿主笑道。
    我微微感激,一枚七品六色丹药绝对很珍贵,能毒死八星斗宗就更为罕见,虽然这丹药确实是我的,但我之前说了要送给鹜殿主,面对如此珍稀之物,他能毫不介意的让我收回来,鹜老这份心胸可见一斑!
    “小医仙,快吃下吧。”
    我从玉瓶中倒出幽黑色的丹药,约莫龙眼大小,入手处冰凉冰凉,就像是拿着一颗玄冰珠,灵魂还有淡淡的刺痛,这毒性实在太剧烈了!
    小医仙仰着脑袋,微微张开嘴巴,粉色的舌尖在嘴唇中微微扭动,加上那微眯着一脸渴望的双眼,让我心跳微微加速,忙不迭将丹药塞进了她嘴中。
    咕哝!
    小医仙仰头一口将这枚能毒死八星斗宗的七品六色毒丹吞下,一旁的鹜殿主都看呆了,毒性如此剧烈的丹药,在魂殿之中也是让人胆寒的存在,竟然被这小丫头眼都不眨一下的吃了?
    而且看着小医仙那轻轻舔着嘴唇,一脸意犹未尽的神情,鹜殿主脸颊微微抽搐,一阵无语。
    “不愧是传说中的厄难毒体,竟恐怖如斯!”
    小医仙吞下丹药后,体内的气息变得混乱起来,在这份混乱中又在一点一滴的变强着。
    有散发着剧烈毒性的灰雾从她体内弥漫而出,将四周的黑雾都腐蚀了,吓得鹜老倒吸一口冷气,连连后退,不敢靠近小医仙这个妖孽!
    “纳兰叶,听说厄难毒体都能轻松达到尊者境界,小医仙她也不远了吧?”
    鹜殿主凑到我身旁,一脸羡慕的说道,除非中途被人击杀了,否则厄难毒体就是铁定的尊者。
    我身边竟然有这样的恐怖存在,看样子还很听我的话,这就相当于在不远的将来,我拥有一个尊者级打手,他岂能不羡慕?
    “魂殿如今也不过有九位尊者,被称为九大天尊,摘星老鬼就是九天尊……”
    鹜殿主喃喃说道“很快这小女娃也会是一位尊者,你小子还真是好运气!”
    我淡淡一笑,“鹜老,这可不是运气,而应该叫气运!”
    鹜老白了我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“不过厄难毒体都有很大的后遗症,据书上记载,中州以前出现过的所有厄难毒体,修为越高脑子越不好用,都是疯疯癫癫的,动不动就发动‘毒灾’,千里之内毒雾弥漫,人畜蛇虫尽皆死绝!”
    鹜老担忧的看了我一眼,“这小女娃是厉害,却太不可控,她一旦发起疯来可不会管你是谁,你以后还是离她远些吧。”
    我暗暗一笑,小医仙的厄难毒体已经控制住,可不会发疯!
    随口敷衍了鹜殿主一句,我凝神看向小医仙,情况和在那座森林时差不多,小医仙的修为在一点一点上涨着。
    厄难毒体果然厉害,只是极为依赖资源,之前被困在蛇人小世界内什么毒药都搜集不到,小医仙的修为这才停滞不前,如今一离开蛇人小世界,小医仙的修为便噌噌噌上涨。
    “七品六色丹药极为珍贵,我这辈子也就在蛇人小世界的紫蒂女王墓中吃过一枚,小医仙服用后,应该能够突破到五星斗宗吧?”
    我细细思索着,心中忽然又升起一股担忧,小医仙之前才从二星斗宗突破到四星斗宗,如今又突破,会不会出现什么根基不稳,或者失控之类的情况?
    记得在蛇人小世界内,小医仙就失控过一次……
    黑雾之外,薰儿一直在关注那团巨大黑雾,不仅是她,这团黑雾在错综复杂的战场上也极为显眼,许多人都在关注它,神情各异。
    “停下了,是都死了吗?”
    薰儿嘴角勾起,露出一个淡淡的倾城笑颜,纳兰叶一死,就没有人会威胁到萧炎哥哥了。
    只是忽然,许久没有动静的黑雾中,忽然有一股强大气息冲天而起,一道清脆的娇喝声传出,“魂殿魔头,受死吧!”
    只听“轰”得一声,黑雾中响起一声巨响,宛如夏日惊雷,薰儿定睛看去,只见一道人影陡然从黑雾中倒飞出去,气息衰弱,看那身形……
    分明是魂殿七星斗宗!
    薰儿檀口微张,始终淡然,挂着淡淡微笑的俏脸上,明显出现一丝错愕惊呆,就凭纳兰叶和小医仙两人,竟然能将一位占据主场优势的魂殿七星斗宗打飞出去?
    然而眼前的画面由不得她不相信,在鹜殿主倒飞出去后,这团在杂乱而浩大的战场上也极为显眼的巨大黑雾,开始缓缓消散,两道笔直身影重新出现在所有人眼前。
    一位青袍青年,剑眉星目,一位白裙女子,气质空灵。
    “哥哥!”
    远处与一位冰河谷长老激战在一起的红衣唐火儿,脸上露出惊喜,身上的气势更强了几分,她就知道哥哥不会有事!当即咬着银牙朝身前的冰河谷长老攻去,哥哥的对手可是七星斗宗,她怎么能不努力?
    “五星斗宗?!”
    穿着紫裙的薰儿发现了不对劲,小医仙进去前才是四星斗宗,怎么出来后就成了五星斗宗?是早已经突破到五星斗宗,还是临阵突破的?
    那张绝美的脸庞,此刻微微阴沉下去。
    我呸呸几声,将嘴里还带着点血沫子的口水吐出,之前被鹜殿主不小心打出的伤势,经过刚才的调养暂时压了下去,脸上重新有了血色。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魂殿,就凭你一个七星斗宗,也想杀我?”